您现在的位置是:阳城县政府网站  >> 专题专栏 >> 两学一做 >> 网友声音 > 正文内容

千里援藏路 满腔家国情

按照国家电网公司帮扶西藏工作安排,国网北京大兴供电公司于2016年起便启动了相关帮扶工作,梁中就是众多援藏同志的其中一员。

在第一年申请未果后,2017年,梁中再次主动请缨,如愿加入了援藏干部队伍。告别家乡、亲人,梁中踏上了通往拉萨当雄县的征程。这位北京青年的到来,不仅为当雄电力带来了切实有效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也为这片神圣的土地带来了属于他的信念与执着。

4998米的保电,不只有苦更有甜

当雄,藏语意为“挑选的草场”,坐拥银装素裹的念青唐古拉山与被称为“天湖”的纳木错湖,风景秀美,资源丰富。但美丽风景的背后,却是严酷的工作环境。当雄地区平均海拔达4300米以上,流传着“地上只有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四季穿棉袄”的民谣。当雄县供电公司共有员工34人,负责3座35千伏变电站、11条10千伏线路的运维工作,线路总长600余公里,用电客户一万余户,大多数为分散型农牧户。受多种因素影响,地区供电存在着设备陈旧、供电半径过大、受电点分散等问题。

抵达当雄不到一个月,梁中与一同援藏的同事孙玉东就爱迎来了第一次大考——就是当雄县第一届“寻觅虫草”虫草节的供电保障工作。对于这次保电工作,梁中至今仍记忆犹新。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次政治保电创造了他十余年电力生涯无数次保电工作中的三个“最”。

最高海拔——虫草节是当雄政府推出的一项“产业强县”的重要活动,保电意义不言而喻。活动现场设在了距离当雄县城区70公里外美丽的纳兰雪山下,海拔4998米,仅差2米就达到了人类最高海拔正常生存极限。高原反应带来的持续头痛、眩晕、呼吸困难伴随了整个保电过程。“过去在平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连贯的作业任务,到了这里基本就像做体操的“分解动作”一样。”梁中幽默地形容,“搬低压电缆的时候,每搬两三米就得歇会。登高作业时,把梯子立好后得歇半天,不然根本登不上去。”

最艰苦的工作环境——在前往保电现场的路上,有20公里是在峡谷里人工临时挖掘的土路,路最低至最高点海拔相差近700米。为保障节日会场正常有序供电,梁中和同事们提前2天就来到了现场驻守。“开着一辆老皮卡车,总算是把50千伏安的发电车拖了上来。70公里的路,花了4个半小时,比预想的要快。”梁中的语气中有无尽的自豪。会场设在原始的藏北草原腹地,气候多变。开幕式前一天的接电调试工作,先后迎来了霜冻、强风、暴晒、冰雹等不同的天气。梁中笑着说,“天气变化太大,都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好。”到了晚上,所有人裹着两床棉被,顶着零下十几度的低温挤坐在四面透风的帐篷里,摸着白天脸上被晒爆的皮,唱着欢快的歌谣。

最融洽的工作氛围——虽然保电现场环境艰苦、天气寒冷,但淳朴开朗的藏族同胞却让梁中内心感到温暖。每个人分工明确,各负其责,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后都会主动帮助他人。一起生火、一起做饭,最简易的炊具,却做出了最暖心的糌粑和酥油茶。保电任务结束后,藏区同胞邀请梁中、孙玉东这两位“少数民族”共庆节日,邀他们一起唱藏歌、跳锅庄(藏式传统舞蹈)。“这一刻,我才觉得我已经融入了这里。”梁中说。

一年的努力,换来看得见的改变

逐渐熟悉基本工作后,梁中和孙玉东便启动了对当雄县及当雄电力的深入调研。与公司员工座谈交流、前往地区政府、企事业单位走访,乃至走遍每一个供电村落。“印象中去过最远的村落是纳木错地区最北边的一个村子,有300多公里远,村子再往北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了。”梁中回忆道。经过半年时间的缜密调研,二人决定从建章立制、授教育人、变帮为扶三个方面开展帮扶工作。围绕上级工作要求,结合从事营销专业多年来的工作经验及当地实际情况,梁中逐步完善了管理体系,由原以乡镇为单位的分散化扁平化管理,转变为集中化专业化管理,优化了人、财、物各方面资源,提高了工作效能效率;面对当地员工专业技能不足的问题,加强员工安全规程、电工基础、实用技能等方面的培训,并通过阶段性笔试与实操考试,把握学习进度,切实提高员工知识与业务技能储备;在工作开展过程中,选拔优秀本地员工重点培养,变“输血”为“造血”。

一年来的努力,为当雄公司带来了巨大变化。当雄公司顺利完成了35千伏及10千伏输配电网的升级换代,电网健康水平和供电可靠性得到大幅提升,基本杜绝了曾经的“停电随时、复电看天”的问题。梳理完善了各类台账、开展资产普查,实现地区用电计量智能化。不仅如此,当雄公司还积极配合,承担了西藏公司2017年度农网升级改造工程的协调组织工作,联合地方警力开展专项打窃及违约欠费追缴行动,在地区树立起良好的品牌形象。

“一年前刚来时,当雄公司还处于由县属事业单位向国有供电企业代管企业的过度转型阵痛期,企业生存空间狭窄。但随着国家电网对藏区的扶持力度不断增大,供电能力得到稳步提升、基础业务与增值业务有效推进,公司各方面工作正在不断得到地方政府、上级代管单位及地方企事业单位、百姓的认可。”谈到当雄公司近来的变化,梁中的目光里带着一丝骄傲。

舍小家为国家,他是有大爱的电力人

比起工作条件的艰苦,思乡的愁绪更令梁中黯然,“对家的思念,预想过。但在现实面前,这程度甚至让我惊讶。而我深知这份思念之情也深藏在家人的心里。”梁中在日记里写道。

“每次透过手机,看到家人的笑脸,心里特别想念。但不能说,一说就哭。手机两边都是笑,报喜不报忧。”打开梁中的微信朋友圈,显示的是关闭的状态。“没啥的,早就把朋友圈关了。不想去看,更不能看,”梁中的眼圈泛红,“不能让它勾着自己去想那边。”

春节回家,梁中去接儿子放学,但儿子第一眼根本认不出他,更不愿理他,这让他感到无奈又心酸。但返藏后,在与妻子的通话时得知,儿子因为想他,哭了好几天。身在异乡倍思亲,梁中只能用更努力的工作来抚慰时间和空间的痕隙。

在某种意义上,梁中的援藏路也可以说是家族的“传承”。梁中的祖辈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监狱警察,当年这批开拓者为响应国家号召,一头钻进了盐碱滩涂,硬是用双手开辟出了“清河农场”。而他的父母作为“献了青春献子孙”的第二代清河人,主动放弃返城的优厚待遇,也毅然选择投身于国家建设。

“现在到了我迎接国家的召唤了,肯定要往上冲。国家的事业选择了我,我选择了国家的事业,那就要先放下心里的小家。干不好,即使回了家,哪个‘家’都是对不起,对不起国家的信任,也对不起家人的期盼。”

巍峨的念青唐古拉山,倒映在纳木错湖中。风吹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梁中不仅希望通过自己及所有援藏同志的努力工作,促进当雄公司更好地前进发展,也希望通过这段经历,让自己从精神上、能力上接受一次洗礼。

“我热爱电力这份事业,感谢国网北京大兴供电公司能给我这样一个用实际行动帮助西藏进步发展的机会,感谢领导同事和家人们对我的关心、支持和帮助。这段援藏经历对我的人生来说,无憾!”

(国网北京大兴供电公司供稿)

来源:http://dangjian.people.com.cn/n1/2018/0319/c117092-29876557.html

 

采编:赵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