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阳城县政府网站 >> 悠然阳城 >> 走遍阳城 >> 正文内容

走遍阳城

走遍村庄(98)——阳城县驾岭乡白庙村

文章来源:刘爱国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8日 点击数: 字体:

 

       在过四天,就是阴历的七月十五,十五之前当地人有上坟烧纸祭奠已故亲人的习俗。家居坪头村的刘二虎,今天专程回老家白庙村为父母烧纸。

 

 

 

       妹妹在村头等着哥哥刘二虎。十时许,他们兄妹二人一同去了墓地,为老人烧了纸。妹妹非常敬重这位生活在城市里的哥哥,因为刘二虎已经过上了现代化的小康生活,他是这个家族的骄傲。

 

 

 

 

 

       十多年前,刘二虎为摆脱世代贫穷的日子,独自一人大胆的走出了闭塞的小山庄。这个能吃苦,又有头脑的小伙子,成立了一支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建筑队,游走在城市里,经过几十年的打拼,在处处充满竞争的建筑领域中站稳了脚根,还成为一个很有声望的工程老板。如今家居县城的他,已拥有了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过着富有的生活,但他始终都摆脱不掉的是骨子里的那份浓浓的家乡情。

 

 


 

       在刘二虎的约请下,我走进了白庙村。他神秘地向我说,村上的后沟庄有一棵可称阳城县最大的柏树。怀着好奇心,决定要去目睹这棵柏树的风彩。没有想到的是通往柏树只有三公里的路程,我们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这条小道因多年未有人走过,已长满了荆棘。

 

 

 

      我们站在柏树对面的山头,也看不到它的身影。这片土地已被撂荒多年了,这棵十米多高巨大的柏树已被灌木杂草掩隐,只有走到跟前才能看到它的风姿。此柏造型奇特,有多树干相抱组成,直拔向上,成参天大树,树冠茂盛繁密,根部一块顽石已拔地而起成一奇观,站在树下给人一种神秘感。

 

 

      

       刘二虎说,他的爷爷奶奶就住在距树不远的后沟庄,儿时经常到树下玩耍,听大人们说,这棵古柏已有千年树龄。他还说,爷爷以及村里的长者们经常给他讲述这棵古柏的故事,当年商朝汤帝析城祷雨和周朝的穆天子巡泽都途经过此地……

 

 

      

       如今古柏已成为村中一宝,村民敬畏着这棵有着灵气的大树,也总认为它保佑着一代又一代的白庙人。其实刘二虎与村民的心情一样,都期盼着这棵古柏能得到相关部门的关注,并对它实施更好的保护,让它成为析城山旅游线路上的一个景点。

      我向刘二虎承诺,我会把这件事向林业局报告的,至于它是不是全县最大的古柏,专家们经鉴定后会给出说法的。

      尽管说这一路,让我们走的是非常的艰辛,我的胳膊和小腿被野草、荆棘划得伤痕累累,可这一路让我有不少的收获。

 

 

      

       途中我们经过了一座小庙,刘二虎说,这是龙王庙,也叫蚕姑庙,他任村委主任时,还对它进行过一次翻修,曾经这里的香火还是挺旺的。十几年来,庙周围的自然庄陆续的没了人,所以也少有人前来光顾。

      最让我感到异样的是,这个庙下有股泉水,汩汩地流下了山沟。刘二虎说,不论天有多旱,这股清泉从未断流过。

 

 

     

       这一路更让我自豪的是,我来到了温沟水源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因阳城特殊的十年九旱的自然气象,温沟水利工程成了驾岭公社的荣耀事,温沟水解决了驾岭一半以上村的人畜吃水和土地灌溉问题,“温沟引水”与白桑的“一滴水”齐名,在那场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都发挥过重要的作用。我从小就听说过这如雷贯耳的“温沟”,今天,我终于见到了它。

       这一路,我见证了白庙村的神奇,也了解了刘二虎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刘二虎11岁时,父亲不幸病故,让这个本就贫寒的家庭如雪上加霜。因为家里穷,二虎只读到小学的四年级就辍学回了家,他要去劳动,往家里挣工分。还是个孩子的他,只能在大队的猪场喂猪。农忙时去地,他也就是牵牵毛驴。

       十五岁那年刘二虎被派往沁河灌区当民工,这一干就是十年,也就是这流汗流血靠力气吃饭的十年,积累了他的人生,让他学到了不少的本领。当他再次返到队里时,已成长为一个风华正茂的帅气小伙子。他赶上了土地下户,释放出比往常更大的干劲,他精心耕种着自己的地,用辛勤的汗水彻底解决了家庭的温饱。这个能干的小伙子还被村民选为村委主任。刘二虎也有过勇创一番事业的雄心和梦想,也为之拼搏过。但严酷的现实一次次地击破了他的梦想。这里地处偏僻,在这山大沟深的窝窝里,只有贫瘠的土地。他的辛勤劳作只能是改善他的生活,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他的命运。一个大小伙子,始终找不到对象。村里的姑娘嫁走了,外村的姑娘又不愿嫁来,这令他尴尬,也让他心灰意冷。

       刘二虎三十七岁时含泪离开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在城市里开始了他的人生新里程。他用人生的经历和智慧成立了一支建筑队,他是个用诚信立起来的老板,他对他的农民工兄弟亲如一家人,他所挣的每一分钱,都凝结他的汗水和心血,付出的是超于常人十倍的辛劳。好在他是个不怕吃苦的人。

      刘二虎在城市闯荡的那一年,有了媳妇,有了家。十八年过去了,在城里有了自己的天地,他事业有成。他喜欢回老家走一走看一看,在乡里他是名人,不论干部、平民,不论男人、女人,不论大人、小孩,对他都高看一眼,他得到了人们的尊敬。这些都令他自豪,但让他更感自豪的事是,他有一双非常聪明的儿女,学习都非常的优秀。女儿正在上大学,儿子正在读高中。对于孩子们的未来,在他心里是阳光灿烂,刘二虎希翼的是,在他身上失去的,在儿女们的身上一定要拥有,要让儿女们有出息,生活的更美好!

       刘二虎还有一个人生梦想是,当自己上了年纪,重回老家去放牛,逍遥自在的当个“老牛倌”。尽管说是城市改变了二虎的命运,却改变不了他的乡情,乡家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和乡里乡亲都让他牵挂。

      我向二虎说,你的夫人和孩子们是不会让你回来的。他笑笑说,落叶归根,能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老,是一种福份……

 

 

      

      我们从后沟庄返回到南沟庄已是午后了,在村头的一口老井前,刘海军说,当时全庄上的人都在这里挑水,如今有了自来水,这井才被冷落。刘海军离开这个村已有25年了,休假时总是要回家看看,看看这口老井。

 

 

      

        中午饭就是在刘海军家吃的,他的母亲做的河饹,炒的是野菜,这些地道的农家饭非常可口。

 

 

 

       在村中,我拍了刘小呆养土蜂的片子,他每年可收四百余斤蜜,每斤三十五元,都是老顾客上门购买。

 

 

 

       离开白庙村时已是后半晌了,村民们又开始了紧张的劳作。王兵五与妻子正忙着采摘屋后地边的花椒。他说这些花椒不会去卖的,都是自己用了,村上的人谁家需要尽管来拿……



 2016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