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得者杰福瑞·考普兰

来源:人民日报时间:2013年10月10日点击数: 字体:

 

    杰福瑞·考普兰博士曾任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目前担任中国疾控中心高级顾问。因多年在华辛勤工作和突出贡献,考普兰刚刚获得由国家外国专家局评选的2013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

  32年前,中美刚建交不久,考普兰第一次来中国。在当时来华交流的美国专家中,考普兰是最年轻的一个。在与中国结缘的30多年里,基于他的指导,中国创建了应对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高级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在他的帮助下,北京、上海等地建立了慢性病防治体系,并由此奠定了中国慢性病防治的雏形;他积极促进中国早期预防医学学科建设和疾控体系的发展……

  32年里,考普兰亲历了中国人生活方式的变迁。“随着中国的发展,人民物质生活日渐丰富,一些健康问题也随之凸显出来。”他举例说:“人们比以往接触到更多油腻、高卡路里、高盐分的食品。汽车代替了自行车、步行等健康的出行方式,大气污染和吸烟等因素又加剧了人们患病的几率。”在公共卫生问题上,政府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呢?考普兰说,“打个比方:一个足球场,如果把其中一边的球门抬高,另一边的球门降低,球就会更容易进入较低的那一方球门。”政府在公共卫生事业中的作用,就好比这个倾斜的足球场。通过在机动车道旁修建专用的自行车道、提高烟草税、提高高热量食品价格等举措,可以抬高“非健康生活”这一边的球门,降低“健康生活”这一边的球门。

  “无烟城市”是考普兰团队在中国开展的重点合作项目。2009年,由考普兰带队的课题小组在上海、无锡等7个城市试点实行了烟草控制项目,并得到比尔·盖茨基金会的支持。次年,加入该项目的城市达到17个,这个数字还在继续扩大。“一些城市由市长带头,通过政府部门的推动和市民的齐心努力,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考普兰欣慰地说。

  在谈到中国公共卫生事业的未来发展时,这位美国学者认为,应坚持预防为主。“以控烟为例,防止一个不吸烟的人开始吸烟,比说服一个烟民戒烟要容易得多。”考普兰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是树立一种卫生观念,如减少烟草、控制饮食、增加运动。他表示,美国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情况也十分严峻。在这些问题上,中美之间可以尽可能多地分享经验。考普兰微笑着说:“自从第一次来中国时,我就对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保持乐观,现在更加乐观。”